亦來云聯合創始人 韓鋒: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耳朵財經 2019-10-10 11:22

文 小玲兒

出品 耳朵財經

亦來云聯合創始人韓鋒與耳朵財經(id:erduocaijing)的專訪約在下午五點半,他從機場急匆匆趕往北京辦公室,到達時雖晚了十幾分鐘,但趕忙放下旅行背包,坐在由橙色黃色和灰色三色拼接的沙發椅上,向前方公司同事爽朗地打過聲招呼后,訪談正式開始。

盡管最近一段時間都在各地飛,參與不同的行業交流會,但他臉上并未有疲倦的神情,整個訪談過程中都是臉帶笑意,如沐春風。

/1/

偶遇數字貨幣,“初嘗甜頭”成為布道者

2013年,韓鋒關閉了自己創辦的在線云教育公司,因為興趣打算回清華繼續研究量子力學。同年9月在一個微信群聽了清華校友鄧迪的講座而初識比特幣,他感覺這顛覆了他的認知,讓他腦洞大開,因為“自古以來貨幣就是由政府發行”。

韓鋒后來請鄧迪在清華吃飯,聽鄧迪聊比特幣和自己創辦的元寶網后,他買了些元寶幣。元寶幣在高峰時上漲了百倍,這讓他非常吃驚,同時也意識到社區的力量。往后他在網上自學,也經常參加關于比特幣的講座。

兩周后,清華校友在中關村組織聚會,邀請韓鋒講解比特幣,他以為是大家討論的形式便欣然前往,最后卻被告知是主講人——比特幣專家,愣了一會后他講解了自己對比特幣的認識,結果大受校友們歡迎和一致好評。

“本來我接觸也才兩周,但講完后效果很好,所以我覺得我就應該做這個,也適合做這個。因為量子力學的背景,例如數學密碼學等,也因為自己感興趣。”韓鋒滿含笑容地說。

他惡補金融知識,找國家頂級密碼學專家王小云為自己講解比特幣所涉及的密碼學原理,并將自己的理解用文字發表,這得到了比特幣社區的重視,越來越多的人請他去演講。

韓鋒

13年底徐明星請他做OK交易所的顧問,而后社區活動越來越多,他和當時的幾個伙伴一起成立了“亞洲DACA區塊鏈協會”,接著又參與“大學行”的活動,走了近100所大學。

“那時沒有收入,OK的顧問讓我有了進賬。后來想賺錢,數字貨幣讓我初嘗甜頭,所以想投資數字貨幣并期待回報。”他樂呵呵地說自己的早期投資故事,然后他又補充道:“盡管從未炒股,但對金融敏感并對趨勢判斷正確。我當時感覺元寶網創新不足可能會導致未來發展不好,于是在最高點賣了,后來事實證明確實如此。投資以太坊、小蟻等都得到了豐厚的回報。也曾做過波段,但發現事實上大概率上賠錢,所以贊成長期持有。”

不斷參與活動和投資項目讓韓鋒賺了不少錢,但他發現自己只是一般布道者,并未深度參與。他看到肖風在與Vitalik合作的過程中有意識地主導一些事情發生,之后自己也開始主動關注行業的變化和發展以期深度參與這個行業。

/2/

“三”遇陳榕,從懷疑到深信

與鄧迪相識一個月后,在與清華校友的飯局上韓鋒遇見了陳榕。“我當時聽他講亦來云操作系統感覺不靠譜,陳榕對我講的比特幣也持懷疑態度,當時兩人不歡而散,并未有交集。”他語氣輕快地講述了自己與陳榕的初次相遇。

時間流轉,一晃3年而過,陳榕約韓鋒在上海音樂學院附近的咖啡館聊比特幣和區塊鏈。韓鋒抱著學習的心態赴約,心想陳榕是軟件行業的大咖,想聽聽他的見解。兩人見面聊以太坊的世界計算機的概念。

“陳榕早就看出了問題,區塊鏈的分布式計算并不足以運行真正的應用。”他的聲音里滿含笑意并帶著認同地說。這次相約雖不曾讓兩人合作,但此后經常一起聊區塊鏈行業情況。

左為陳榕,右為韓鋒

區塊鏈解決了信任問題,用私鑰簽名,用算法和數學制定的規則進行交易,這雖提高了效率,但并未解決一般的應用問題。例如微信上的數據要屬于并相信個人,但這目前還做不到,數據都掌握在大平臺上。而區塊鏈除了錢包,其他的應用還無法使用。

“20年前當陳榕還在微軟做工程師時認為當前的操作系統不保護用戶隱私,希望操作系統能將用戶的個人數據管理起來,當時他提出這個觀點很前衛,并未有人重視。”他的語氣里滿是欣喜,又接著說:“最近Facebook因為數據問題被罰了50億美金,而國內也有公司因為數據隱私問題而被調查,可見數據隱私的重要性。”

后來陳榕聽說中國想做自己的操作系統就回國集結了一批清華師兄弟做項目,清華大學、上海國資委以及郭臺銘都曾支持過他的項目。

聊的越深入,陳榕和韓鋒共同思考亦來云結合區塊鏈會怎樣?可信環境支持所有的應用,保護所有人的數據,還能變成每個人的資產,對此兩人一拍即合,此次相遇后共同啟動了亦來云,目前這個項目已運行兩年。

亦來云專注新一代互聯網和數據資產化運用,注重保護個人數據隱私,堅信未來用區塊鏈打造可信環境讓所有應用數據都能變成資產。

/3/

韓鋒的“跌宕起伏”和未來目標

2018年10月,亦來云因提前解鎖ELA計劃而引發了社區的反對聲音,再次提及這事時,參與決策的韓鋒聲音漸低,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收攏。背靠著沙發的他漸漸變為端坐,攤開的雙臂也逐漸攏至腿上,右手拎了拎喝至一半的礦泉水瓶后,似有些語重心長地說:“我經歷過兩輪牛熊,明白他們的感受。很多人是在上輪牛市進來的,對真正的牛熊市并沒有概念,希望買了就立馬賺錢,當初我也是這樣。但事實上,區塊鏈的牛熊如海浪,在陸地上不明顯也不常變化,但海水就有潮起潮落變化很大。特別是像亦來云這樣的新項目,社區剛成立,怎么支撐自己的愿景?這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實現。”

ELA的價格最高達600多元,最低至13元左右,這樣的差價讓在二級市場上的投資人無法接受,直言項目方“割韭菜”。“在最高點買入,現在幣價十幾元,他們最直接的邏輯就是項目方不努力,甚至說我們是騙人的。但你來辦公室看一看就知道是不是騙人,項目方有沒有做事。現在來看團隊提前解鎖對投資人和項目方都沒好處,是個雙輸的結果。但當時想在美國合規,可合規需要一個漫長而又繁瑣的過程。那時有人造謠說我拋售代幣花天酒地,會所嫩模,在美國有別墅等等,這些都不是真的。如果我賣了代幣,排行榜上還能有我的排名嗎?”他抬起右手往后擼了一下頭發,語氣無奈又帶點反駁的意味,最后又歸于平靜道:“我能理解投資者的心態,但我們也總結錯誤,決策時欠缺考慮社區用戶的情感和心理,因為這幾乎傷害了所有人。”

曾經作為布道者不會遇到這些事,但遇到了說不難過也不可能,但想通后便不再受影響。“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做錯了事就道歉,而后繼續做事。”最后他眼神堅定,又補充一句:“只要堅信方向不錯并找到一個可實現的路徑,確保能實現就好。”